Nastasia

悖悖论:

你准备好开始下一个冒险了吗?

如果说生命走进了死胡同

死倒是在寻找另一种可能性

悖悖论:

1990年,旅行者1号回望母星:

我们成功地拍到这张照片,细心再看,你会看见一个小点。再看看那个光点,它就在这里。那是我们的家园,我们的一切。你所爱的每一个人,你认识的每一个人,你听说过的每一个人,曾经有过的每一个人,都在它上面度过他们的一生。我们的欢乐与痛苦聚集在一起,数以千计的自以为是的宗教、意识形态和经济学说,所有的猎人与强盗、英雄与懦夫、文明的缔造者与毁灭者、国王与农夫、年轻的情侣、母亲与父亲、满怀希望的孩子、发明家和探险家、德高望重的教师、腐败的政客、超级明星、最高领袖、人类历史上的每一个圣人与罪犯,都住在这里——一粒悬浮在阳光中的微尘。

这个系列太可爱了想贡献两个热度

悖悖论:

危险

悖悖论:

这个也很让人开心啊

可惜是西班牙语

我不会啊~

菅田SPECIAL

Dodged:

中岛裕翔/菅田将晖


 


菅田将晖手机提示收到一张中岛裕翔发来的照片。


内容是中岛和广告牌的合影。广告菅田很熟悉,正是他最近和吉野家的合作——限定套餐“菅田special”。照片里中岛只露了半张脸,眉眼弯弯,开心得很。


末了附赠一句留言:“看上去很好吃!”


菅田琢磨应该如何回复。


发照片是个旧梗。以前中岛总是这么干——粉灰之后,两人分别投入崭新而大量的工作中,算算有段日子没联系了。菅田数次吐槽此举,公开或私下里;中岛不为所动,坚持以意味不明的照片和寥寥文字钓他。隔这么久,发型都换N个了,中岛看上去依然没什么进步,老套极了。不过菅田这次打算继续咬钩,乐此不疲。


他回复:“那明天我请你吃!”


那边飞快回了“好”,快到菅田断定中岛早已准备好了台词。他不禁笑了一阵。


 


第二天中午,菅田开门便见到中岛拎着两份吉野家站在门口:


“您的外卖到了!”


中岛口罩松开半边,底下是一段弧度优美的下颌线条,让人很想给他一个拥抱。


菅田便给了中岛一个拥抱。中岛可能换了新的沐浴乳,身上的味道像被晾晒充分的羊皮纸和草地。


两人进到屋里,端坐在牛肉饭前。菅田比了个手势,示意中岛下面他将开始表演。


“请注意!”菅田打开牛肉饭,面前立刻蒸腾起一阵热气。他将葱丝、泡菜、生鸡蛋一一摆好。葱铺在左半边,泡菜铺在右半边,中间留出一点空间,恰好把生鸡蛋倒进去。


中岛看着他,嘴角往上翘。菅田的广告他看过,眼下这番动作正和广告里一丝不差。接下来,菅田应该将鸡蛋搅拌开来,狼吞虎咽——


然而菅田的动作戛然而止。在中岛惊讶的目光中,他掏出手机,模仿中岛的姿势和这份special套餐“咔嚓”自拍了一张。


中岛的手机随即收到消息:masaki发来一张照片。菅田同样附赠了留言:


“我想你了,请和我一起吃饭吧!”


中岛的笑容凝固在脸上。
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
哎呀,生气了。菅田挑起半条他独具特色的眉毛:


“教你如何正确表达爱意。”


“谁要对你表达爱意了!”


中岛扑过去掐在菅田腰上。菅田趁机掀起中岛的白T,两只手颇不老实地乱摸一气。摸到敏感处,中岛在菅田腿间顷刻缩成一团抖个不停。半晌,他满脸通红地撑起身体,虚张声势地吼道:


“幼稚!”


菅田嗤之以鼻:“你才幼稚!”


他俩均拒绝继续进行此小学生对话。谁也不服谁地互瞪了几秒,又一起笑开。


中岛耳廓的红色还未褪去。他低头,刘海的阴影恰好遮住他眼睑下方浅褐色的痣;可菅田早已熟知那痣的位置,仿佛已经无数次亲手确认过一般。中岛抬眼看他,眼中光泽像是在水里游动的鱼:


“那你教我吧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菅田不是个煞风景的人,亦明白此刻并不适宜说教。他伸手抚上中岛的耳垂,在手中拿捏一番,用力一扯:


“啊!”


中岛大声呼痛。菅田趁机爬到桌子对面,试图把下腹的燥热压下去。


“你再不吃就要凉了。”


他给中岛递上筷子。中岛悻悻地哼一声,示意菅田把他那份套餐拌好。


菅田于是照做。看他把泡菜搅进生鸡蛋里,中岛咬着后牙“嘶”一声:


“这好吃吗?”


“你问我?我都快吃到吐,”菅田答,“但作为合格的代言,我当然会说好吃了。”


中岛乐了:“泡菜青葱和生鸡蛋,确实是masaki的味道。”


“你又知道我是什么味道了?”


“就是那种,拥有鲜艳张扬的色泽,乍一入口是蛋液般柔和的口感,实际上是混用两种辛辣材料的超可怕味觉炸弹——”


“喂喂,”菅田举起面前的碗,“那我就去倒掉了!”


“但是——”中岛笑意盈盈地看着他。“Masaki就是与众不同,所以才是special套餐嘛。连吃几顿的话胃部会受不了,但尝过这份滋味,一段时间吃不到会很想念呢。”


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菅田,用仿佛下一秒便要亲吻上去的深情;只一瞬,便大笑开来:


“怎么样菅田老师?我的表达您可满意?”


菅田顿了一顿。他面不改色地把碗送到中岛面前:


“算你及格了。”


中岛满心欢喜地接过牛肉饭,大快朵颐。饭的滋味和他想象的并无太大差别,他想,有些辛辣,有些清爽,亦有些甜蜜……


——他并不知道,几秒前的某一刻,菅田用尽毕生被众人称赞的演技,才没把他的饭搅到桌子底下去。


 


Fin

悖悖论:

我从柏拉图的洞穴走出来

外面还在下雨

于是我又回去了

图源微博 中岛裕翔资讯台

图源微博 中岛裕翔资讯台

图源微博 中岛裕翔资讯台

图源微博 中岛裕翔资讯台